毕节资讯

贵州赌博点爆炸调查 欠债数百万

【导语】:2014年1月13日下午,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赌场”被炸出一米深坑,15名赌客身首异处,数名赌客受伤。曾经围聚他们的大盒和三个大骰子,成为重案现场的证据。数十个小时之后,当时负责望风的村民向警方自首。

原标题:贵州凯里赌博点爆炸调查:嫌犯据称欠赌债数百万

  “赌场”,是一个蓝色防雨布撑起来的简易帐篷,位于贵州省凯里市龙场镇老山村往北的一个隐秘的山坡上,2013年下半年以来,几乎每天都有几十名外地赌客驱车前来,赌场生意好时,流水需以百万计。

  当地警方公布消息称:有吸毒史的贵州省施秉县城关镇人吴波有重大嫌疑。爆炸后,村民老龙曾开摩的去现场,“大棚顶已经被炸飞,四周倒着很多死伤者,还有残肢被炸飞很远。大棚正中央的位置,可以见到一个1米多深的大坑,直径约2米。老龙说,要搞出这么大的一场爆炸,恐怕需要约合20斤的煤矿炸药。

  赌博盛行之风并非一时。在凯里周边的数个县,地下赌场早已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赌场分工明确,在赌场之外,还延伸出了另外的链条,有专门接送赌客的司机,有饭馆做好饭菜送到赌场来。

  曾经有凯里市民致信时任贵州省主要领导,随后凯里赌博场所遭严查,不久后再度复燃。值得一提的是,在13日爆炸发生之前20天,凯里警方曾严打地下赌博窝点,此前一年半内,连续严打至少三次。

  惨剧依然发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了解到,违禁物品炸药、雷管等,在当地不难得到。基层乡村的安防状况,令观者忧虑。

  嫌疑人肖像

  警方公布的嫌疑人吴波,被视为“滚大龙”游戏的庄家。玩家们将超级大盒敞开摆放成梯形状,三个骰子成平行状从盒子顶端滚到盒子底部,或以点数大小来押注,或者是三个骰子里画鸡、蛇、龟等动物来决定输赢。

  吴波家住距离凯里市约80公里外的施秉县县城。吴家一栋五层楼的房子,一二层出租;他的母亲,哥嫂带两个孩子住在上面三层。

  吴波母亲和大哥都是当地学校的老师。大哥在五年前成家生子;吴波一直未婚,但有一个相恋10年的女朋友。

  吴波7岁时,吴父去世,由吴母独自将他拉扯长大。吴波成年后,做过药材生意,2008年施秉县被列为贵州省重点草地生态畜牧业产业化科技扶贫项目试点县后,该县大力推广羊养殖业,吴波还养过羊。

  大约2004年前后,吴波开始迷恋上斗鸡,一次输赢可以过10万。吴母很无奈,后来兄弟俩分家,吴母将五层楼的房子全分给了吴波大哥,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起原由,吴母只是叹息。

  据吴波一位朋友介绍,他在2011年开始玩滚地龙,“滚地龙”是在贵州、湖南、四川等地盛行的一种赌博道具。

  大约在2013年下半年后,吴波与施秉县其他几个人合伙在凯里龙场镇老山村开了个赌场。据其朋友称,那时吴波已经输了数百万元。

  吴母说吴波最近“几天才回一次家,有时候会打一个电话回来”,但吴母并不知道吴波在老山村开赌局的事,直到14日,吴波被警方确认有重大作案嫌疑。“我觉得不是我儿子做的”,吴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曾“大小赌场数不胜数”

  在吴波可能留下行动痕迹的老山村,村民们住在山顶,他们大多是苗族。在2011年前,老山村周围有丰富的煤矿资源,为村里的男人们提供了赚钱途径,据老山村村民老龙介绍,每天上8小时班,每月按照矿上的出煤量发工资,多的时候有7000多元,少的时候也有3000元。

  但在小煤矿工作并不安全。老龙说,2003年他工作的龙场镇凯源煤矿在施工中挖出了有毒气体,5名工友当场死亡。在2010年前后,随着小煤窑开采陆续被禁止,老山村附近众多小煤窑被关闭。

  由于煤矿大肆开采,整个村的地下很快被掏空,不少房屋都出现了裂缝和下沉。村民们曾经找过“矿上”(管理者),也到镇里告过,但最后都无济于事。

  煤矿不景气后,老山村村民本想种蔬菜,然而最近几年由于天气干燥,没有水源的老山村越来越缺水。老龙种植玉米的年收入每年仅3000元。这不多的现金收入需要负担两个孩子的上学费用,养活一家老小。

  村里不少人都希望另谋生路,但大多数人都只上过小学,有些人连汉语也不会,谋不到太好的差事。老龙曾经也到外地打过工,但发现做“苦力”太累,因此又回来继续挖煤。

  被种种条件困住的老山村村民,和附近其他村村民一样,都喜欢偶尔来龙场镇赌一赌。老龙说,煤矿生意最好的那几年,龙场镇上“大小赌场数不胜数”。后来随着煤矿萧条后,壮年大多外出打工,龙场镇赌场少了很多。

  开体彩店的张洁能够体会到煤矿关闭后的萧条,作为镇上唯一合法化的“博彩”店,在2010年前每天的销售收入在2000元以上,2000元可提140元,而现在有时候仅700元左右毛收入。无奈,张洁在买彩票外,选择送水送米以及出租部分房屋等方式增加收入。

  但赌博文化依然泛滥。老龙承认,和当地土地一样贫瘠的精神文化生活,是赌博盛行的另一个原因,“尤其是过年在外打工的人回来后,牌桌上输赢都上万元”。

  禁赌风暴下的转移

  在整个凯里,赌博盛行多年,一直“查而不禁”。在2012年5月17日,凯里一位市民曾在网上给黔东南州委书记廖少华留言,称其哥哥迷上了赌博,短短两个月输了几十万,搞得妻离子散。

  该市民称,尽管当年6月6日凯里市政府回复该市民称,已经对存在赌博活动的动漫城进行突击检查,并依法销毁了赌博机38台,但其后该市民称,凯里的赌博并未获得遏制。

  此后,该市民给省政府主要领导留言,该消息后被转至贵州省公安厅,8月26日,黔东南州公安机关在凯里市共查处涉赌的动漫城16家,查封涉赌游戏机502台,刑事拘留3人,行政拘留44人。

  2013年12月18日,凯里警方再次对地下赌博窝点开展集中专项整治行动,行动当晚,抓获开设赌场人员7名,查获参赌人员57人,收缴赌资217336元。

  多次严打之下,县城的赌场开始转移到山村,开起了流动赌场。几个月前流动赌场开到了老山村。一位40岁出头的村民在发生爆炸的赌场负责望风。

  赌场就在老山村往北一个隐秘的山坡上,山脚下是一个煤矿,从矿旁边约5米宽的土路往上走3公里便到。在凯里市开的士的司机邹晓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曾经拉过一个乘客到此,“乘客出手很大方,20公里路给了他400元。他下车后乘客上了一辆面包车,上了山”。

  为他们望风的人会在11点准时上班,下午5点赌场打烊后下班,每天可以分到100-150元。所谓赌场,不过是用蓝色防雨布撑起来的简易帐篷,宽约6米,长10米左右,赌客多时70-80人,玩的是吴波迷恋的“滚地龙”。要在赌场当庄家,需每小时给老板4000元,每天输赢都在百万以上。

  大小庄家分明的赌博链

  据当地村民说,老山村或龙场镇来赌博的人基本没有,大多数从凯里市附近的施秉县、台江县、三穗县来。数位凯里当地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在凯里,主要的赌博类型是老虎机、翻牌机、牌九或者滚地龙。

  事实上,在凯里周边的数个县,地下赌场早已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赌场分工明确,最上层的一级是手握大资金的庄家,联合开设赌局;链条第二环是负责拉赌客的小庄家,他们通常会使用这些招徕客人手段:“我们这里称为‘扎麦子’,第一二次去保证你赢,后面就没你赢的啦,你就会陷里面想回本”,一位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如果你没钱了,赌场里面还有人专门放贷款,这是链条的第三环,每天的利息是10%,而且是当场抽取,比如你借1万,放贷的人只给你9千。”

  整个赌博利益链最下层,是负责收债的若干打手。在赌场之外,还延伸出了其他服务链条:诸如专门接送赌客的司机,做好饭菜送到赌场来的饭馆。

  似乎没有警察来查抄过。直到13日爆炸后。当地村民介绍,死者中并没有老山村的人,都是外来的。至于谁是嫌犯,嫌犯炸赌场的原因,极少参与赌博的当地村民,至今仍不清楚。

手机访问 毕节本地宝首页

相关推荐 赌博 爆炸 欠债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文化 | 广告服务 | 广告价目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法律顾问 | 意见建议
本地宝 BENDIBAO.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2018 ICP证:粤ICP备17055554号-1